王茂林、武和平何以“难得”
2007-07-12 15:47:12
  • 0
  • 25
  • 66

  一方面是支持监督,努力为监督争取更大空间;另一方面是打击监督、欲置监督于死地而后快。这两种力量正在激烈地博弈,这是我们每个人都能从生活中体验到的严峻的现实。


  这些日子,我总想夸赞王茂林和武和平两位官员。王茂林,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律委员会副主任;武和平,公安部新闻发言人。为什么夸他们?因为他们支持监督,努力为监督争取空间。或问,这不是很正常的吗?非也。请看看下面沉重的背景。


  去年6月,海口青年张志坚,因在网上转发揭露当地药企康力元集团与国家药监局高官勾结的文章,被逮捕。事后,药检局高官受贿案曝光,行贿者名单中正有康力元。


  去年7月,河南孟州市武桥村6个农民,因举报村里企业的经济问题,并涉及市里的官员,被逮捕,罪名是“诽谤”。


  去年9月,重庆市彭水县教委干部秦中飞以短信对当地政府工作提出批评,遭到逮捕,罪名是“诽谤”。


  今年5月,山西稷山县薛志敬、杨秦玉、南回荣三名干部,因写匿名信举报该县县委书记四个问题,被该县法院以“诽谤罪”判刑。


  今年6月,山东滕州市一位署名“白展堂123”的网民,在新华网将滕州市政府豪华办公大楼曝光,之后被当地警方拘捕。


  这份清单看来还要开下去。


  据报道,厦门市将规定厦门网站只许用身份证上的姓名发帖,帖文须先审查。厦门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林聪明介绍说,按照这个办法,前段时间在网络上“组织、煽动反对厦门PX项目的人”,就将受到处罚。


  7月6日,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在《中国青年报》发表文章重申他对媒体的教导:“应该说,教育部门在资助贫困生方面,做了不少工作。但是在一些媒体报道中,看到的却是热炒困难学生之贫,热炒某些企业个人的义举之大……”


  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人们对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中留给新闻监督的空间极为关注。


  而在6月下旬举行的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上,对该草案进行二审,王茂林作修改情况汇报时说:“信息的发布和透明是处理突发事件的关键,媒体所起的正面作用应该肯定。此外,一审草案中关于‘违反规定’的表述含义不清,有可能成为某些地方政府限制媒体正常报道突发事件的借口,不利于媒体对其谎报瞒报展开监督。”答记者问时他说:人民要有知情权,人民的知情权要靠媒体传播。就以原来规定的“擅自”而论,如果发生了重大突发事件,因主流信息不畅通,没有召开发布会,某位记者报道了,这种“擅自”,只会对工作有利。


  这是理性的声音,是以人为本的声音。王茂林主张修改法律以支持监督的努力,与上面提到的那些官员相比,高下立判。


  在王茂林发表谈话的同时,公安部发言人武和平的谈话也引起注意。毋庸讳言,加强监督令很多人难过甚至痛苦,身处多种议论交汇点的公安部门对此不乏痛切感受。武和平在6月25日公安部新闻发布会上,就河北杨树宽一案发言时,引人注目地高度评价新闻监督。他说:“杨树宽案从侦查到破获,媒体给予高度关注,这实际上是舆论界、新闻界朋友们对打黑除恶斗争的支持,反映了正义的呼声。破获此案,应该肯定媒体的积极作用。”


  武和平的发言,使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怪不得凤凰卫视“有报天天读”节目连呼武和平“难得、难得”。


  一方面是支持监督,努力为监督争取更大空间;另一方面是打击监督、欲置监督于死地而后快。这两种力量正在激烈地博弈,这是我们每个人都能从生活中体验到的严峻的现实。应该说,王茂林、武和平的立场,并非仅仅表达了个人的“开明”,而是更多地顺应了公民权利崛起的趋势;反映了中国社会为了遏制腐败,正在加强民主政治建设,寻求权力制约的有效途径。这是最值得称道的地方。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